《我与仁爱的故事》、《仁爱分院的魅力》 二等奖
  • 日期:2019-09-02
  • 来源:仁爱医院
  • 点击总数:

《我与仁爱的故事》

作者:邓志华
 
诊室里的故事(一)
今日出诊又注定是忙碌的一天。
刚刚看完一位高血压患者,抬头就看见一名陪人推着一位坐在轮椅上的女性患者径直朝我诊室走来……
这张面孔我已经很熟悉了,熟悉是因为半年前患者在我这里就诊过有两三次了,熟悉是因为患者很高的血压曾让我千叮咛万嘱咐,熟悉是因为患者对血压升高的不以为然曾让我苦口婆心劝说许久。
然而,我眼前的一幕除了熟悉,更多的是震惊与莫名的悲凉……患者已有半年时间未来复诊了,曾经开给她的两周药肯定早已服完,难道半年前煞费苦心地千叮咛万嘱咐却换不来患者的重视而不幸一语成谶?凭着多年职业的敏感,一丝丝怆凉、痛心、无奈与气愤涌上心头,并弥散开来。须臾间,患者已推至我面前。
 “您……您是不是没按时服药,血压没控制好啊?”
望着眼前这位口眼已有歪斜、右侧上肢拘挛于身前、眼神中满是悔恨与羞愧的患者,虽然我心里已明白患者已罹患中风,但我还是小心翼翼地询问,深怕突然触及患者心灵痛处。
“唉!后悔不听您的话啊……”
患者打结地说完话,眼泪早已哗哗地流了下来,脸上满是深深的懊悔……
通过患者吐字吃力、构音不清的自诉及陪人的补充叙述,验证了我的直觉:半年前患者因“发现血压升高2年,伴头晕2天”来到我的诊室就诊,当时血压190/120mmHg,我随即要求患者住院规范治疗,却遭到了她的轻蔑与拒绝。
“哪有这么严重!我只是这两天劳累了血压才这么高的,平时都不太高,也没有什么不舒服。我不住院,你开点药就好了!”
虽然患者对我出言很不尊重,但我还是耐着性子把3级高血压的危害及可能产生的严重后果详实地告知患者,但她仍然要求只是门诊用药。
通过在门诊静滴甘露醇,舌下含服硝苯地平等治疗后2个小时,监测患者血压已适度下降,症状改善。她拿了些药后离去,临走时我仍一再交待:“按时服药、定期复查。”
之后患者也陆续来复诊过两次,但都未按时服药,更未定期监测血压、血脂等指标,每次都对我的叮嘱敷衍以对,她那种对健康的漠视与固执己见的态度曾令我生畏也让我唏嘘。那时患者经过治疗血压已一度得到控制,症状也已完全改善,自认为没什么大碍了。
“医生都是大惊小怪吓唬人的”,她嫌吃药、门诊复查既费钱又费时,索性就不吃药也不复查了,正是因为这样的无知与漠视导致了患者一个多月前突发脑梗死,言语障碍、偏瘫急诊入院,现出院2周了遵医嘱回门诊复诊。
尽管内心感慨万千,我还是再一次接诊了她,给她制定了科学的治疗方案,除了口服控制高血压、抗血小板聚集、调脂、营养脑神经药物外,还推荐她配合我院的特色治疗——中医针灸及理疗康复治疗。
我告诉她:“中医针灸对中风偏瘫的治疗历经几千年临床实践的检验而一直传承至今,目前,WTO已向世界宣布把中风后遗症列为针灸的最主要适应证之一。我希望您振作起来,积极配合治疗,我也期待您站起来的那一天!”我语调平和,但却充满了自信与坚定。
送走了这位病人,心生许多感慨,类似这样的故事还很多。很多时候,在与患者交流的过程中,我感觉自己除了是个医生,更多地象个长者,与患者推心置腹,促膝而谈,千叮万嘱,娓娓道来。可为什么社会上总有这么一些人对医生的话置若罔闻?为什么非要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亲历那原本可以避免的沉痛教训后才幡然醒悟?为什么非要等到幸福平静的健康生活付出惨痛代价后才想到亡羊补牢?太多的案例让人痛心疾首……
医者仁心,医学既是科学,也是哲学和文化。
医者仁爱,任重而道远!

诊室里的故事(二)
 
电影《风语者》里有一个镜头 ,里面其实蕴藏了一个医学知识,我的《诊室里的故事》系列今天讲的就和它有关:
炎炎夏日的一天早上,正是我值急诊班。突然,从医院的走廊里传出急促而嘈杂的脚步声,伴随着紧张而焦虑的呼喊声由远及近。
我立刻起身冲到诊室外面,多年的从医经历让我丝毫不敢大意。
只见几个大学新生模样的学生背扶着一个女生紧紧张张地奔着我过来。我赶紧招呼她们进到诊室,一边嘱护士立即测量血压、心率、呼吸频率,一边仔细观察患者。
这是位年轻的女性患者,只见她面色苍白,神情紧张、焦虑,呼吸急促而浅,四肢湿冷,手指抽搐拘挛。
在简短询问病情后,我了解到病人尚有口周及四肢麻木、疼痛感,10多分钟前在无明确诱因的情况下突然发病,而既往无特殊病史。
至此,我心中已经对这个病例有了初步判断,可以稍稍松口气了。为了保险起见,我立刻用听诊器听了病人心肺,这时护士也报告了血压正常。
初步诊断:换气过度综合征,很可能伴呼吸性碱中毒。我一边安慰病人,让她平稳地深呼吸,一边拿张报纸卷成个纸袋套在她口鼻上。只见纸袋随着病人的呼吸一张一翕,过了一会病人的呼吸就渐渐平稳了下来,面色也逐渐红润了,手指也温暖不再挛缩了。
“好了,拿掉纸袋吧,再观察一会没什么不舒服就可以回去了。”我向护士和患者的陪人交待道。
这时,我才注意到病人和同来的陪人都是我们广西中医药大学的新生,这也算是给她们上了一堂生动的见习课吧。当学生们缓过神来的时候对这一新奇的抢救措施很好奇,纷纷围拢我问问题,我客串作了一回内科老师向她们简单讲解了呼吸性碱中毒的发病原因、发病机理,并推荐让她们观看一部电影——《风语者》,以期帮助培养她们学习医学的兴趣。
其实,CO2并非都是代谢废物,它也是我们人体代谢的重要化学因素。呼吸性碱中毒说通俗点就是换气过度,容易出现在情绪紧张、激动的时候,患者因急促的呼吸频率导致吸入的氧气过多,这时用纸袋套住患者口鼻,收纳患者呼出的大部分CO2,再循环吸入更多的CO2,提高血液中的Pco2,降低PH值。
之所以呼吸性碱中毒多发生于青年女性,概因她们相对情感更细腻多容易激动吧。所以亲们,如果你是容易激动或患有癔症的年青女性或她们的男朋友,身旁不妨准备个小纸袋哦!

诊室里的故事(三)

10余天前诊室里来了一位住在明秀路某大院的顽固性咳嗽患者,男性,52岁,反复咳嗽3个月,加重2周。
 经询问,患者咳嗽剧烈,干咳或咳少量粘液痰,多发生在日间,偶有胸闷,无其他不适。曾在个体诊所及其他医院就诊过多次,给予过静滴+口服抗生素、抗组胺药、糖皮质激素、镇咳祛痰药物及雾化吸入等治疗无好转,反而越来越加重了。
我当即给他认真做了体格检查未见明确异常体征,开具了实验室辅助检查血象未见异常、肺炎支原体抗体未见异常,胸部X线片仅显示两下肺纹理稍增多增粗。
认真分析这个顽固性咳嗽的病例,找不到上气道综合征的表现,外院使用糖皮质激素及抗组胺药无好转亦可基本排除嗜酸粒细胞性气管炎,咳嗽变异性哮喘的诊断也缺乏相关证据。复再详细询问患者咳嗽的时间与进食的关系,患者回忆咳嗽似与进食相关,进食后咳嗽有所增多。当时我考虑可能是胃食管反流等食管相关性咳嗽,建议患者行胃镜检查及食管pH监测等相关检查,患者当时反应强烈,不相信自己胃食管有问题,固执己见地认为咳嗽只是呼吸道的问题,认为医生夸大病情、乱检查,因此不同意我的检查建议。
接下来的日子我给他使用了泮托拉唑钠等抑酸药经验性治疗,一周后咳嗽有所减轻,患者要求继续用药,但我考虑虽有好转,但依然未能达到预期的理想效果。为了明确病因,我又再次动员患者,经细致沟通,晓之以理,患者最终同意胃镜检查。
今天胃镜及病理反馈结果:晚期食管癌!
反思这个病例,食管疾病可通过反流引起气管呛咳、炎症,亦可通过食管—支气管反射直接刺激呼吸道迷走神经,引起呼吸道平滑肌痉挛导致咳嗽。在这个病例的诊治过程中至少给了我们三个有益启示:
一. 对于顽固性咳嗽,即使在咳嗽只是唯一临床表现时,也应考虑除呼吸系统原因外的其他可能,当传统治疗方法无效或疗效欠佳时尤应及时调整临床思路。
二.  我们医生应高度重视问诊的重要性,重视病史的采集,要擅于从纷繁复杂的临床信息中找到关键性的线索及主要矛盾,抽丝剥茧,从而找出疾病的主线和本质规律。北美医学家William Osler曾经说过:“Listen to your patient , he is telling you the diagnosis(倾听你的患者,他正在告诉你诊断).”
三. 当你在经过缜密思考做出严谨临床判断后,在面对患者的质疑与否定时,基于科学思维的“坚持己见”往往是避免临床误诊漏诊的重要一步。






仁爱分院的魅力

作者:医保办 朱墀
 
       2019年是广西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仁爱分院建院的第二十周年,也是我来仁爱分院的第十个年头,十年前一个奇妙的缘分让我幸运的成为了这个大家庭中的一员,在这里我真正接触认识了我们国家传承了几千年的神秘古老医术-----中医。而在仁爱分院,中医时时刻刻都在散发着它独特魅力。
       仁爱分院,不过四层楼,却每一层都飘荡着中医特有的味道,在一楼候诊大堂内飘荡的全是各种中草药干燥又独特的香味,而在一楼东边飘来的是正在熬煮中的草药汤子的味道,已退休的罗云青主任每每闻到药汤味道,定会细细品味这是什么方,其中都有什么中草药,和我们讲解它们的四性五味、作用归经,让我们受益匪浅。二楼东边弥漫着的是妇科特有的中药烫疗包的味道,这些烫疗包对妇科的各种炎症,宫寒、不孕不育有着良好的辅助治疗的效果。三楼被针灸科和外治室各种艾灸的香味云山雾罩的占领了半壁江山,四楼是综合病房,不知为何,淡淡的艾香、若有似无的中草药香混合着消毒水的味道,却带着丝丝暖意。
        中医治疗手段相比之西医原始得多,基本就是靠三根手指头走天下,用的最多的是中草药,对中医草药的治疗效果,我的亲身经历让我感触颇深,南宁的秋天和夏天就是一对同卵双胞胎,炎热的气候使七月流火,九月授衣这句话成了笑话,虽然我吃嘛嘛香,睡眠也好,但是我的大腿及屁股上长出一颗颗的小红疹子,痒的要命,不抓不行,一抓红一片,非得抓破皮才感觉没那么痒,且大便有种里急后重感,臭而黏腻不成形,冲厕所都冲不干净,让我很是苦恼烦闷,于是我去找了中医内科的卢华医生把脉开方,望闻问切之后,我带着五剂中药饮片回家煮着吃去了,药吃完后再去找卢华医生开药方时,他很认真负责,并不因我是复查而态度随意,在望闻问切之后,仔细的斟酌调方,就这样,我连续吃了十五剂中药后,让我苦恼烦闷的症状全都消失了,中医真是太神奇了,每一次的调方,都让我感受到无论是对方中中药种类的增减,还是对中药剂量的增减,都能碰撞出无比灿烂的火花,这就是这门古老医术的独特魅力和神秘的所在啊。在把脉开方过程中,卢华医生还向我讲解了这些症状出现的原理和平常生活中养生注意事项,他的讲解让我感受到中医治疗的整体思维就是把所有能考虑进去的因素一个不落的全部加以考虑,包括气候,包括自然,而自然又是人的外在身体,当内外不通时,中医通过“望闻问切”四诊合参的方法,探求病因、分析病机及人体内五脏六腑的变化、判断正邪消长,以辨证论治原则,用中药让其阴阳调和使人的身体获得康复,使息息相关的内在、外在遥相呼应,但真正滋养人的莫过于天、地、自然,中医的养生观更是指导人们用回归的方式亲近自然,这无疑是寻找健康的最好的途径。
        中医具有独特魅力的不只有中药,它有多种治疗手段,如:针灸推拿拔罐食疗等,让我最难忘最有发言权的是针灸加拔罐双管齐下的治疗法。我的出生和成长都在农村,和大部分中国农民一样,有着很多的传统陋习,比如生病了从不及时医治,能拖就拖,拖到实在不行了才去找医生看病。我记得有一回我右边眼睛的内眼角长了一个麦粒肿,我硬撑着熬过了红肿疼痛的初期症状后,感觉没什么不舒服的,就没在关注它了,没想到这个麦粒肿它一天天的长大了,每天照镜子我心里面都想着:不痛也不痒,就这样吧,身体的免疫能力肯定会让它自愈的。在这侥幸的心理下,两个月过去了,麦粒肿已经长到直径有两毫米大小了,我的朋友们都对我说:呀,你这个只能做手术割掉,别的法子都不管用了的。我这个当初连药都不想吃的人,就更不可能去做手术了。就这样又撑了半个月,麦粒肿有点挡视线了,每次眨眼睛都能感受到它在给我的眼球按摩,我不得不承认它已无法自愈了,便去找了针灸科的黄华贺医生寻求治疗,他在我背上的穴位处针刺放血后再拔罐,整个治疗过程不过半小时就结束了,也没有开中药,我问这个麦粒肿大概多久可以痊愈,他告诉我因为我没有及时治疗的原因,麦粒肿消散的会比较缓慢,至少要半个月至一个月左右,然后奇迹就出现了,半个月后我那直径两毫米的麦粒肿消散了一半,眨眼不再有摩擦感了,再半个月后麦粒肿真的全部消散了。仅是一次的治疗,得到了这样令人赞叹的效果,黄华贺医生深厚的中医功底让人钦佩。这一次的中医外治疗法让我更深刻认识到中医辩证施治的原则,看中医不是头痛医头,脚痛治脚,而是根据病人的体质、体征,结合天时、地理等诸多社会环境因素因人、因时、因地的给出合理的治疗方法,在思考这些治疗手段的辩证原理时,那些在脑海里各自为政的中医理论知识,在这一刻我突然融会贯通了那么一点点。
        中医的阴阳、五行、五运六气总让人们觉得它玄之又玄,它不会像西医那样用不断发明出来的新技术、新药物来治病,它是一个不断提升认识境界的过程,中国有着几千年深厚的中医文化底蕴,广袤的土地上孕育着的植物类和动物类中药材数以万计,这些都是中医师们的底气所在。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中医药学凝聚着深邃的哲学智慧和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切实把中医药这一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当前,中医药振兴发展迎来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好时机,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仁爱分院中医人继承中医的传统,继承符合中医自身发展规律,充分汲取前人的智慧,不断追求创新,以传统文化推进中医的发展,以中医为依托促进传统文化的复兴,再度奏响了高歌猛进的号角,两年一届的拜师传统,中医的师承教育,为新生代中医师们夯实中医基础,我们坚信,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仁爱分院定会如同中医这门古老的医术一般,在时间的长河里一直发出属于它的耀眼光芒和自己独特的魅力。